本公司拥有专业技术与崇高服务为你制作河北十一选五
400-0875352

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新闻 >

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 2020-09-08 07:29

  “中国铁建一直在关注南沙。”中国铁建广东指挥部指挥长、铁建南方董事长蒋汉祥说,中国铁建正式进驻南沙之前,铁建总部领导每年都要到南沙调研,但大片尚未开发的土地让他们感觉“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2015年南沙自贸片区挂牌以来,中国铁建和南沙意向合作项目逐渐增多,并在2016年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约定,中国铁建南方总部基地选址广州南沙。

  “中国铁建在北京地区之外建这么大的总部基地,南沙是第一个。”中国铁建领导觉得,企业新一轮的发展黄金期,来了。

  从番禺大道南转入进港大道,往西,不过五分钟的车程,便能看到中国铁建环球中心大楼,门牌号是进港大道1号——南沙自贸片区的门户位置,紧邻着南沙区政府。

  这里是中国铁建南方总部基地大楼。一年间,这个总投资约40亿元的大型国际商务综合体已初见规模,配套的公寓、写字楼、商务酒店相继落成,占地面积7.94万平米,总建筑面积30万平米。

  “我们用一年多的时间就建成这个样子。”中铁建南沙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彭长城对未来南沙的发展信心满满,他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为建造这一项目,中国铁建一下子投进近40亿,“一般项目会选择分期,但中国铁建看好了就全部投进去,投资建造没有分期。”

  他还记得这里原先的模样:很少车,没有路灯,一眼望过去只有香蕉地,很难想象十几个月后,这里上下班的车流开始出现拥堵的现象,“南沙管委会管我们叫南沙速度,这么大一个商业体,两年时间我们就要建成。”

  建设项目预计2018年底完成,届时中国铁建南方总部将领衔入驻,其中囊括五大业务功能板块,分别是中国铁建南沙投资公司总部、中国铁建南方区域管理总部、中国铁建境外项目管理中心、中国铁建国际物流贸易业务中心和中国铁建金融、财务业务中心。

  “总部基地的定位是作为企业管理中心,目前已经有七八家企业进驻办公了。”彭长城称,该总部基地将吸附总部经济链上下游等量级企业总部进驻,形成以中国铁建为主、上下游产业为辅的行业大型产业链。

  据了解,中铁建十二局集团市政工程公司、中铁建大桥工程局南方工程有限公司、中铁城建集团物资有限公司、中国土木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广州公司、中铁建设集团华南公司5家公司完成注册,计划将于2019年陆续迁入总部。

  因为工作原因,负责南方区域的一把手蒋汉祥,在和广州市、南沙区政府密切沟通的同时,很看重南沙这块发展潜力巨大的风水宝地。

  “横琴、前海、南沙三个自贸片区中,南沙基础比较薄弱,应该说是发展相对困难。”他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在地方政府与央企的对接拉力赛中,央企需要进行产业布局调整、做大做强,地方需要发展区域经济、加快产业升级,“这种对接是对资源进行优化配置,实现互惠双赢。”

  蒋汉祥还记得,最初就南方总部基地和南沙区相关负责人沟通时的触动:对方有备而来,对这一地块未来的发展方向作出了具体规划:“不是说简单地批一块地给我们,而是相当于把我们当成孵化器。”

  目前,这个占地30万平米的国际商务综合体,有近一半的写字楼,还有近一半的LOFT公寓。中铁建南沙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彭长城此前曾做过市场调研,他发现,南沙过去配套建设不足,许多企业进驻南沙后很难租到写字楼,“港澳地区很多企业比较注意形象,过来考察之后,发现没有地方适合他们办公。”

  不过,在可预见的未来,这些担忧将会烟消云散。企业来南沙办公,将会有甲级写字楼,以及完善的商务配套,高管也有住的地方了。“南沙区政府的规划思路很明确,就是立足这个考虑的。”

  蒋汉祥直言,广州特别是南沙未来将有大量的城市综合开发项目,先行的就是投资建设,在这一层面来说,政府也看好央企,希望借助央企在资金、人才、管理等方面的优势,“先把基础设施发展起来,把产业服务的基础设施发展起来。”

  “现在铁建一年2000多亿的投资中,在广东地区就有800多亿,其中在广州更是要达到400多亿。”蒋汉祥透露,仅在南沙项目中,从2016年开始的五年内,中国铁建投资也将达到400亿,开展城市综合开发、基础设施建设、投融资业务和房地产开发业务,并积极导入中国铁建旗下的高端制造、物流,支持南沙的产业发展。

  “我们既然来了,和政府就是全方位的合作,市场不一定只是南沙、广州。” 蒋汉祥告诉羊城晚报记者,未来南沙港将进一步发挥货物集散枢纽的优势,铁建南方将立足广东,撬动华南区域乃至全球的项目合作。

  作为中国乃至全球最具实力、最具规模的特大型综合建设集团之一,中国铁建落子南沙的目光显然不会只投向国内——中国铁建在南亚和非洲有大量的高铁业务,截至2016年底,中国铁建有550个在建海外项目,在建合同额超过700亿美元。

  早在2016年,中国铁建与广州南沙区签订协议,将在南沙建设集南方总部基地、结算中心、物流枢纽、装备制造业基地、专业服务基地等项目为一体的大型“走出去”基地。

  “一个海外项目拿下来,就是几船集装箱运过去,不光货物,所有的原材料、吃的穿的用的都从国内运过去。”蒋汉祥笑称,珠三角地区制造业产品多,原材料采购相对便利,下一步南沙港铁路线通车后,物流更加顺畅,将进一步增强南沙港的吞吐能力。

  在蒋汉祥看来,广州作为国家重要的中心城市,正加快建设“国际航运中心”,海陆空交通也将更加便捷。作为“海上丝绸之路重要节点”的南沙,正在迎来中国高铁“走出去”的大好机遇期。

  据悉,中国铁建将在南沙选址建设现代化综合国际物流基地,对其海内外大宗建设物资进行集中采购、中转发运,涵盖高铁部件的加工和融资租赁等业务,满足国内外高铁项目轨道、设备、大型构件、钢结构出运需求,与此同时,将结合南沙的政策、环境优势,推动中国铁建境外项目管理中心、中国铁建国际业务结算中心落地。

  华南地区是中国铁建的核心业务发展区域。目前,中国铁建在广东省注册的法人单位有55家,其中二级单位6家、三级单位49家。特别是2015年与广东省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后,又在广东省新成立二级单位4家,从外地迁入和新成立三级单位20家。

  在广东实施的工程项目规模约1600亿元,实施的投资项目接近800亿元,年上缴地方税收近40亿元。

  中国铁建积极参与广东省基础设施建设,铁路工程重点项目有:新建广州南沙港铁路站前工程等;参建了广州市轨道交通4号线号线号线等项目。铁建南方公司承建了珠三角城际轨道交通新塘经白云机场至广州北站1标;广佛环线号线号延长线号线标、深圳国际会展中心配套项目等大标段总承包项目,在业主综合考核评比中屡获第一。

  目前,中国铁建在广东省共有5个资本运营项目,总投资合计205.51亿元。截至2016年12月底,项目累计已投入资金40.03亿元。

  目前,中国铁建在广东省共有8个房地产项目,建设用地面积为35.7万平方米,规划总建筑面积170.65万平方米,计划总投资286.70亿元。截止到2016年12月底,累计销售金额为71.33亿元。河北十一选五

  蒋汉祥:首先,铁建一直看好广东的实体经济。另外,增值税实行新的税制以后,税要留在当地,如果不注册公司,税费要交到所在地去。南沙现在在税收方面有优惠政策,企业所得税才15%,比原来少10%。个人所得税也有返还,交了税之后,个人会返还30%-40%,对企业来讲,成本要省很多。所以我们注册公司就将驻点选在了南沙。

  自贸片区里头,南沙的区位优势明显,现在距离广州市区还稍微有点偏,但放到珠三角中,它是地理几何的中心。未来深中通道一通,加上莲花山大桥、虎门大桥、黄埔大桥,对南沙、增城影响拉动很大。现在广东省层面的交通规划,都愿意以南沙为中心。

  蒋汉祥:把央企总部基地建在南沙的,铁建是第一家。从铁建来讲,对广州市场的认识还是比较到位的。广东经济发展快,实体经济比重大,政府管理规范程度比较好,履约能力比较强,目前铁建在广州的业务比重很大,主要集中在高速公路、地铁、城际这块。除去省铁投这些省的项目因素,纯粹在广州市的项目大概就有200多亿。

  我们这些年在广东地区的产值呈急剧上升态势,前年大概是1100亿,去年1600亿。仅地铁这一块,去年广州地铁业务增长了20%—30%,我说的业务主要是投资,广州增长比较快的是基础设施建设。事实上,按通车里程算,现在广州的地铁在全国也是名列前茅的,仅在北京之后。

  现在铁建一年2000多亿的投资中,在广东地区就有800多亿,其中在广州更是要达到400多亿。现在南沙这个项目大概是40来亿,从2016年开始,河北十一选五未来的五年,中国铁建投资要达到400亿。在花都有200多个亿,下一步还打算在黄埔区投资200多个亿。南沙、花都、黄埔三个区在广州市里头潜力比较大,中国铁建也将加大对这几个区的投资。

  中国铁建积极参与南沙的建设,在南沙起飞的阶段,我们在做“修跑道”这项工作。

  蒋汉祥:总部要求我们实现一年30%的营业额增长,据我了解,在全国几个大的业务区域中,只有华南区域和西南区域最高要求达到30%。按现在的发展势头,每年完成这个增长指标是没问题的。

  去年一季度我们大概是400多亿,今年3月中已经完成了420亿左右,按这样计算,预计到年底,我们能够同比增长40%左右。

  广州在人才、资源、设备等市场元素方面都有优势。到其他地方做工程,需要自己投入设备,但广东民营企业多,周边劳务和大型设备很发达,效率很高,这对我们提高建设速度、降低建设成本有帮助。市场经济就是资源整合的手段,所以为什么说广东建设有活力,在这里建设,必须的市场元素都有,但在其他地方,可能还要进行装备和技术方面的培训。

  除了实体经济好之外,基础设施投资建设还有一种马太效应,就是你越做强,银行越投资。我们投资建设,主要是把政府的债务主体置换出来,譬如我们51%的份额大头,政府小头,就解决了政府的负债问题。但是这个在珠三角地区能做,而在其他地方,银行对投资还是很谨慎的。